为什么这种神奇的金属在股价暴涨18倍时价格暴跌? 2019-07-16

    摘要

     【股价一度飙涨18倍 神奇金属如今为何惨遭价格大跳水?】钴的开采商们在等待着新一轮的爆发期。继欧亚资源集团的钴矿投产,未来四到五年之内,更多的矿山企业还将陆续释放更大的产能。它们将和新能源汽车的增长速度一道形成两股博弈的力量,共同决定这一金属未来的价码。(经济观察报)

    

    

    

       钴的开采商们在等待着新一轮的爆发期。  继欧亚资源集团的钴矿投产,未来四到五年之内,更多的矿山企业还将陆续释放更大的产能。它们将和新能源汽车的增长速度一道形成两股博弈的力量,共同决定这一金属未来的价码。  钴,是动力电池不可或缺的一道关键性材料。全球电动汽车革命刺激了钴金属的需求,不过,在2018年4月,钴的价格却形成了一道分水岭。在此之前一年,钴的价格经历了大幅的攀升,成为涨势最为凶猛的金属品种,此后8个月的时间内,钴价又一路下滑,直至腰斩。  在矿业公司的眼中,这类似于一场盛宴之下的中场休息。在全球新能源汽车的销量尚未井喷之前,盛宴远未结束,钴接下来依然会是全球资本市场最炙手可热的投资品之一。  2018年3月,钴的主产地——刚果金政府引入了新的采矿法规,对生产商实施了更为严苛的财政、税收条款,但这依然不妨碍全球范围内的资源开发者们蜂拥而至。  矿山行将投产  12月19日,身在北京的欧亚资源集团CEO宋本介绍,2018年,他平均不到两个月就要往返刚果金一趟。  刚果金最南端的加丹加省越来越牵动着这位年轻CEO的心。很快,位于省会科卢韦齐以西26公里处的RTR项目就将正式投产了。事实上,不仅仅是宋本,整个钴金属行业的人们都在关注着这个矿山项目的开发进度。过去的两年时间中,这一小金属品种在中国的资本市场曾掀起了不小的波澜——一家中国的钴金属相关上市公司的股票价格在2017年上涨了18倍之多。  那是一处地域广袤的矿区。早在五六十年前,就已经进行开采,数十年的开采加工,让这里成为了全世界最大的尾矿之一。早在2013年,欧亚资源集团从其他公司购得了这处尾矿,但彼时深处矿业萧条时期,没有人能想到金属价格会在何时出现起色,直到三年后金属产品开始重新焕发出生机。  项目从那时开始启动。欧亚资源集团选择了与中国企业的全面合作——对于欧亚资源集团来说,他们开采的钴金属,大约一半的产量最终运往了中国的工厂,其中,中国的汽车电池产业链成为了最大的客户。2016年6月,欧亚资源集团联合中国有色金属建设股份有限公司开始建设一座综合湿法冶炼设施,对铜钴尾矿进行再加工。按照计划,投产之后,第一阶段它将能够每年生产出7万吨铜和1.4万吨钴,到了第二阶段将会扩大到10.5万吨铜和2.4万吨钴。按照目前一辆电动汽车消耗的千克钴来算,RTR项目一年的产出可以生产300万辆新能源汽车。  宋本告诉经济观察报,过去,他们开采出来的钴,一部分作为合金和高端材料去往了日本和韩国,另一部分则主要用作电池的原料,运往中国等地区。随着中国制造能力的提升,不同用途的钴金属都开始更多地被送往中国。  2016年和2017年,这家来自哈萨克斯坦的矿业公司分别从刚果金开采了5100吨和2500吨的钴金属。宋本坚信,新能源汽车将使得这一金属在未来几年爆发出巨大的需求。  不过,汽车企业却希望努力打破他的断言。今年5月,新能源汽车品牌特斯拉(Tesla)的CEO埃隆?马斯克在其公司的最新季报会议上宣称,将要“get cobalt to almost nothing”(让钴忽略不计)。和特斯拉一样,包括中国车企在内的整个新能源汽车行业都在寻找可以降低钴使用比例的解决方案,以降低汽车电池的高昂成本。  特斯拉的确在这样做。目前,最新上市的一辆特斯拉Model 3电池中需要消耗4.5千克的钴金属,这比以前减少了接近60%。但宋本认为,从技术层面看,目前还没有能够取代钴的电池材料。根据相关机构的预计,全球电动汽车的保有量将从2017年的320万辆增长至2030年的1.3亿辆。到2025年,全球20%的销售汽车将是电动汽车,而现在,这一比例仅仅是2%,这意味着广阔的空间。  不过,眼下,和需求空间相比,让宋本更关心的是新能源汽车的增长速度。“是增长得特别快,还是一般的快,这决定了市场的供需形势,也就决定了钴金属的价格。现在,对于电动汽车的增长究竟有多少,市场持不同的观点。”宋本说。  钴价跳崖  现在,对于欧亚资源集团这样的矿业公司来说,钴价的供需形势正在让它们处于不利的位置。  如果比照8个月之前,现在的钴价很难让宋本高兴起来。从今年4月开始,这一金属的价格开始从高处下滑,至今已经从最高时的一吨66万元降到了现在的一吨30多万元。  宋本认为,这和刚果金当地不断增产的“手抓矿”有直接关系。所谓的手抓矿,即主要依靠人力或是简单的器具开采出来的矿石。“在刚果金的采钴企业有两类,一类是规模较大、专业性较强的企业,例如嘉能可、欧亚资源集团,以及若干大型的中资企业,还有一类就是规模较次、不规范,甚至会从事非法开采的企业。”宋本说。  宋本所言的第二类企业,很多都从事手抓矿业务。尽管没有确切的数据能够说明,这一收购采矿的数量,但可以肯定的是,过去的一年中,大量手抓矿通过非法渠道,挤进了这个市场。宋本告诉经济观察报,从可持续性和终端用户的认可度来说,这些不规范甚至是非法开采的部分将来肯定要进一步规范化。  欧亚资源集团中国区总经理王蕴分析认为,手抓矿关系到当地的就业,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对于刚果金政府来说,也很难在短时间内取缔。在刚果金南部地区,大概有数十万人依靠这种徒手或是简单机械工具挖矿石为生。这对于人均年收入只有300美元的当地人来说,是一种颇为重要的就业渠道。  下跌的钴价也侵害了刚果金政府的利益,刚果金政府希望能从这些自然资源中获得更多利益。刚果金总理顾问Jean Nkunza在今年3月份曾对外表示:“在用完这些矿物之前,我们需要赚到足够的钱,这就是为什么这些金属对这个国家具有战略意义。”“刚果金政府对于手抓矿整体持不支持的态度。”12月20日,洛阳钼业董秘处负责人向经济观察报表示。宋本则认为,未来,随着政府对于手抓矿管理的趋严,当地的资源开采依然由大型矿商把控。  同样在刚果金加丹加省,洛阳钼业运营着一家规模很大的铜钴矿山Tenke.2016年11月,洛阳钼业以26.5亿美元从美国自由港麦克米伦公司(Freeport-McMoRan)购得位于刚果金的Tenke铜钴矿项目56%股权,自此跃升为全球第二大钴金属供应商。  经济观察报了解到,目前,仅在刚果金地区参与铜钴开采的中资企业就有20多家。这其中,即有洛阳钼业、金川集团、紫金矿业这样的知名大型矿企业,也有不为外界熟知的中国企业。钴价的快速上涨,驱使着这些企业涌向刚果金。  钴价的上升,搅动了整个产业链。鉴于手抓矿带来的安全和人权问题,甚至连使用钴金属作为电池原料的美国苹果公司也在今年年初被牵连其中。  2018年3月,钴价上升至过去十年来的顶峰。刚果金宣布,对该国2002年的矿业法进行了修改,增加了对钴、铜以及黄金的特许权使用费,并引入了新的税收,新的矿业法将钴和铜的特许权使用费从2%上调至3.5%,上涨幅度达到75%。同时,该法建立了“战略”矿物类别,税费为10%。  洛阳钼业在其今年9月份的对外公告中表示,刚果金新矿业法提高权益金收取比例,并已自7月1日按3.5%的比例开始征收;新矿业法所涉及其他税种和政策调整,由于情况较为复杂,尚未实际执行。12月初,刚果金宣布钴为战略金属,将其税率调高至10%。根据现行的新矿业法,目前钴矿物适用的矿业法为3.5%。相比现在实施的税率,增幅达到185.7%。此外,新的税法还将征收暴利税,即当实现价格超过项目银行级可研设定的金属价格的25%,超过部分收取50%的暴利税。  12月20日,洛阳钼业董秘处负责人表示,就新的税法实施,身在刚果金的公司正在与当地政府进行沟通,希望能够找到最大程度保护公司在采矿协定和中刚协定项下权利的解决方案。  联知资讯钴锂分析师潘超向经济观察报分析认为,未来一年,钴供大于求的形势依然不能令人乐观。“高价刺激了大量的项目规划,这些项目集中于刚果金,而具有增长计划中的矿业公司,中、外公司概莫能外。”潘超预计,至少未来一年内,钴供大于求的形势很难改变。而中长期钴这一金属能否重回上升的轨道,需要看新能源汽车和钴产量的增长,二者谁会跑在前面。  就在两周之前,这位钴锂金属的分析师还前往位于湖南长沙的一家电池正极厂调研。“从电池企业反映的情况来看,今年回款比较困难,车企没钱给电池企业,电器企业也就没有钱给正极厂。”  在这位调研员看来,短期之内,中国新能源汽车补贴的退坡还将给行业需求持续带来压力。对于钴来说,盛宴或许远未结束,但中场休息还将持续一段时间。(文章来源:经济观察报)

    

    

    

     (责任编辑:DF120)

Copyright © 2019 杏彩网页登陆网址 All Rights Reserved
林爱宏
地址:宁夏自治省银川市西夏区北京西路
全国统一热线:13552758242